名醫記錄

關於部落格
健康
  • 250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醫生月薪幾何?

的人,收入,科室,都是,的是 提問: 醫生月薪幾何? 問題補充: 醫生月薪最高多少? 医师解答: 也談談醫生的收入(2)我所知道的情況作者:手榴彈  由于我求職了好幾次,所以對各地醫療的情況知道得比較多一點。據我所致,現在在中國做醫生,收入與水平不一樣。與職稱的關系也不大。從與同學和同事交談的情況來看,大致可以分以下幾種:  牛皮大佬級:年收入大約在50萬到100萬之間。我有個同學自己就說有這么多。據大家在一起交流分析,這級別的人實在太少,而且局限在少數幾個專業:如會做搭橋手術的心外科醫生,做心導管的心內科醫生,做導管的神經內科醫生(有的醫院是神經外科醫生做),做肝手術的普外醫生,做腔鏡的普外醫生(僅會做膽囊切除已經不夠了)和泌外醫生等,全國也就那么幾個,數都可以數得過來,所以這樣的人很少,不代表醫生全體。這些人一般的紅包不收,只收大的,另外在外做手術,一般都是3000-5000元。再多的沒有聽說過。所有的臨床科室加起來,估計全國也就100來人左右。當然不排除個別人超過了100萬的,但是估計也超過不了多少。當然,珠三角地區的某些科主任甚至主治醫師也在這個級別之類,但是那主要是地域差所致,我覺得最好不算在這一級內。  腦外科醫師收起紅包來,也很牛皮,多數也屬于3000-5000元這個級別,但是由于在別的醫院做腦外手術風險很大,所以到外面做手術、走穴的腦外醫生比較少。結果使腦外同行在每個醫院的內部都很牛皮,但是進不了第一梯隊,只得進入第二梯隊:20-50萬這個梯隊(大牛人宣武醫院的凌鋒教授到處建立腦血管病中心,實在是個例外,把她歸于上面的牛皮大佬級,好像都有點虧待了她老人家,應該屬于超牛皮大佬級的了)。這個梯隊的還有不大外外面做心導管的教授、做腫瘤的教授、會做關節鏡的骨科醫師,會做前列腺電切的泌外醫師等,當然更多的是心很黑的科主任一級的人。估計全國有數萬人之多。這兩個梯隊的人名聲很大,但是數量也就這多,不是全國醫師的主體。自己開業的口腔科醫師,好的屬于這個檔次,差的屬于下一個檔次。  第三梯隊的人是8萬到20萬之間的,這是大多數,一般大科室的主任、有博導頭銜的教授等。多數大學給教授定崗,但是臨床人員很少有人拿到。少數副高也可以達到。估計這一檔次的人數以十萬計。名聲好點的三甲醫院的普外、婦產、麻醉、眼科等行業的主任醫師、副主任醫師基本上都可以進入這個行列。順便說一下眼科:其實眼科的手術很小,做白內障很好來錢。但是由于這個行業內搞了個“復明萬里行”,盡是香港來的醫生,而且不要錢,結果這個行業的行情反到不是很好。  至于主治醫生,是臨床上的主力軍,收入并不是很高。當然并不排除某些人開藥時狠心得很,但是據我所知,多數人并不是很高。少數人在第三梯隊,多數在這之下。最近問了來自湖南、四川、河南、湖北、黑龍江的幾位進修醫生,他們都是二級醫院的科主任,職稱主治或副主任醫師,收入一般在2000元左右(紅黑灰白全加起來)。云南來的一位說不超過16 000元/年。他主要靠他老婆,在玉溪卷煙廠工作,日子還過得不錯。我也觀察了一下,他(云南來的那位)來上海很久了,一般都不到外面去玩。最近實在是不好意思了,與幾個新來的到蘇州去了一次。  最嚴重的是我有一次到商丘某醫院去做手術:整個病房只有2個病人,而且是約我才去的。走時我很不好意思拿那錢,但是同行說,如果你不拿,我們就更沒有收入了。他們告訴我,全年的收入大約在15 000左右。不過,從那以后,我就再也不到那里去了。實在是心里不安。  平時與同行聊天,尤其是與網上的朋友聊,大家是比較放得開的。所以基本上是真實的。據我所知,廣州、大連、哈爾濱、深圳的醫院,紅包不僅存在,而且給的量很大,開藥也很厲害。上海的長征、長海和東方肝膽這三家醫院很特別,醫院成本由軍委撥款,收入歸自己發獎金,當然牛皮得很。由于地方政府管不著,軍委又不管,所以收紅包在上海也出了名,基本上是3000-5000的給,他們也敢收。地方上的醫院如腫瘤、五官科、瑞金、仁濟東院、胸科、肺科、市一、市六的骨科、市九的整形等,也都不錯。其他的基本上是上不得臺面。大家競爭得連飯都吃不上,誰給你送紅包?  無論在哪里的醫院,醫院內的窮人也不少,如護士、中醫科、康復科、病理科、輸血科和檢驗科等科室的醫生,誰送紅包?連生存都是問題,你還想紅包和回扣?即使是在上面說的幾個好的城市,好的醫院,也沒有人送。不過魚有魚道,蝦有蝦道。檢驗科的主任可以靠吃試劑的回扣,大醫院的病理也有一點,但是不多。年手術量少于1萬臺的醫院的病理科,生存基本上都比較困難。小醫生更慘。護士、中醫、輸血、傳染和康復,什么都沒有。所以大家有親友的,如果不是白求恩,還是不要學這幾個專業。我本人科室今年3月有個40多歲的護士丈夫猝死,養活一個上高中的孩子,還要供房,突然一下子就很窘了。開始大家還捐了點款,但是以后呢?  護士的獎金在不同的醫院和不同的科室,發的方法是不一樣的。有的醫院同一科室醫護之間的獎金是發的一樣的,有的是有差別的。如果不一樣,這樣的差別往往很大,甚至相差10 倍以上。大家都不知道別的科室的護士獎金是怎么發的,但是你可以從那個科室護士跳槽率上可以看出端倪。有次我與一位護士長聊天,問某一個科室走的護士怎么那么多,我才知道這個秘密。  我有個同學,畢業后在衛校教書,95年衛校垮了,招不到愿意讀護士的學生了,大家自謀生路(內地護校垮的速度比97年香港的樓市還快),他在珠三角找了3個多月工作未果,我們大家把他扔給了在廣州一家中等大小醫院做院長老同學。做了醫院的合同制醫師,在檢驗科。一開始就做主任,但他從學校里出來的人膽子小,人家給的回扣一分錢也不敢拿,搞得我們那位做院長的同學哭笑不得,又不好說破。做了一年就下來了。每月工資加獎金加起來不到3000元。40多歲的人了,愛人還在內地,小孩要讀大學,不知道他是怎么過的。畢業20年的時候,廣東的同學就他一人沒有回去。估計是錢的原因。  麻醉這個專業很特別。廣東的病人給紅包,如果給的話,滿天星式的給,就是管床的醫生,人人有份,但是大家都不多,一般在200 左右居多。主任級的多點,主刀的多點,也就300-400元左右,麻醉也有份。但是在內地,多數只給主刀的,不給麻醉師。所以麻醉醫生的紅包,每個醫院跟每個醫院都不一樣。  骨科醫生是另外一個很特別的代表。除了工資獎金紅包外,一次性器械的回扣是大頭,遠遠超過前面幾項的總和。我有一個遠房侄女,大學畢業后找不到工作,就做骨科一次性耗才的推銷,對這方面的情況了解得比我清楚得多。她找了一個骨科醫師,愛人才30歲出頭,就買了房和車,比我有出息。骨科醫師的紅包也不是全由患者給的,更多的是來自車禍、外傷中的另外一方。不僅量大,而且源源不斷。同樣是骨科醫生,做骨病的就沒有那么幸運了。  廣東珠三角地區是個地區上的異類。那里的醫生,別說手術科室,就是輔助科室(一般沒有人送紅包),只要你膽子大,收入也會不錯。有個仁兄在某軍醫大學畢業前夕,與政委打了一架,跑了。部隊要捉回去審判,這老兄在廣州買了一套假身份證、假證件。本來是個心地很善良的人,到了這一步,橫下一條心:不知道哪天被抓去坐牢,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每個去拿檢查結果的人都得送(恕我故意不說他所在醫院和科室),不送他就不給結果,要么說機器壞了,要么說還得再看看,就是要你傻等。反正那里的風氣也很差,大家見多了反而見怪不怪了。這樣幾年下來,竟然比臨床還強。本來回去最多不過判三年徒刑的事,結果把自己在心理上判了十幾年。  所以談醫生的收入,有以下幾句話:同一醫院的差別很大,同一級別的差別也很大。不同的專業差別很大,不同的醫院差別很大,不同的城市差別更大。大到什么程度?10-30倍之間也是很正常的,主要看你怎么樣做。  我自己知道,我在藥上,做的是問心無愧,但是也不是一點好處都沒有過。至少在來上海之前,拿他們的錢來上海開了兩次會。醫藥代表為了醫生多開藥,一般都要在所在城市開個藥物推廣會,請各大醫院的科主任或相當于這一級別的醫生參加。參加后一般是吃頓飯或者給你一點交通費。我當主治醫師的時候參加過幾次,那時候多數給50元,后來就不大去了,有了請貼就交給下面的小醫生或研究生,他們實在是生活的很苦(現在上海的研究生好像每月只有200多元的生活費)。聽說現在的藥介會以100元居多,偶爾有給200元的。  但是我還是收過病人的紅包,雖然不是很多,也失去說別人的資格。只想對大家說,你的親友就診時送不送紅包,對醫師處理好不好一點關系都沒有,唯一區別是服務態度會有所不同。手術其實都是一樣的做。我收時堅持四項原則:窮人、絕癥患者、很要好的同事和領導介紹來的病人不收。但恰恰是后三種人構成了送紅包的主體。農村來的人、打工的人送的一般不多,基本上就100元左右,還有送幾十元的。我也來自農村,于心不忍。至于后面的幾類,收了之后麻煩事很多,你就象他家的奴隸。我不愿意這樣,不收的話,半夜里他打電話過來,我牛氣十足:明天再說!如果收了就不同了,就是你正在跟老婆做愛,也得停下來,他跟你說個沒完。從送紅包的大小也可以看出各行業的污染程度:我在廣東時,有個法官送了兩千,他唯一的要求就是要我幫他母親出院,不要做手術了(也是可做可不做的那種)!另外,有一個中級法院副院長結婚多年,他老婆看了好多醫生都還是生不出孩子,我幫他們介紹了一個很優秀的婦科醫生,生了孩子后,他送了我一臺洗衣機,一直用到現在,蠻好的。這是我從醫以來收受的最大紅包,而且沒有任何風險!真的是使我感到非常意外。我的專業屬于大眾化的那種,2000元以上的紅包在廣東那么黑的地方也是很罕見的,手術的病人反而沒有給過這么大的。  據我所知,對醫生,大家有很多誤解。我在內地的時候,大家把廣東的紅包描繪成遍地黃金,但是等我去了之后,才發現紅包是有,但是不是送給我的,而主要是送給當地會講粵語的醫師的。在來上海之前,朋友也把上海描繪成紅包的樂土,但是到了之后,才發現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局外人的感覺與局內人的感覺相差很大。我在上海的這家醫院,也是三甲,但是送紅包的人很少。請吃的也有,但是我吃不慣本地菜,基本上都拒絕。廣東中山大學腫瘤醫院的院長對人說他們的收入人均8000元,我估計不是收入,而是人均勞動力成本。我所在的醫院院長就多次說過,我們醫院的平均收入是7萬,比瑞金還高,大家聽了笑笑,誰也沒當真。我去年還是老副高,愛人是主治醫師,我們的人均絕對應該在平均以上,但我們算了一次(連值班補貼都算進去了),兩人加起來才剛好10萬。其他人的感覺也是沒這么多。后來我們遇到一個搞財務的,問了之后才知道院長所說的“人均收入”,應該是“人均勞動力成本”,除工資獎金外,還包括四金(去年大約占工資總支出的12%,而且每年都在上漲)、醫療事故保險,“引進”我這樣的所謂人才、退休老同志的補貼等等,還有工會等發的降溫費啊等等什么的,這些都是看不見、到不了你的卡上的。有接近25%的成本是看不到的,歷史久的醫院更高。院長們為了吸引所謂的人才,對收入一般都吹的天花亂墜。尤其是到了海外,或者與回國的海龜類談判、聊天,都喜歡夸大自己的政績。我找過好幾個單位,遇到的院長基本上都是這類人物。你如果想到某醫院去求職,假如你聽院長、副院長的話,不吃虧是不可能的。只有打聽那個科室與你的級別一樣的人,得出的結果才是比較接近實際情況的。這是我在國內求職后得出的唯一體會和經驗。例如,某手術科室在5月沒有領什么物資(如敷料什么之類的),成本很低,而5月份又是手術高峰,這個月的獎金就會很高,甚至超過1萬,到了院長的口里,很喜歡吹牛,說這醫院某某科的獎金已經有一萬了。其實,其他11個月的平均可能連2000都不夠。本人自己就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也談談醫生的收入(3)我所知道的縣級醫院的情況作者:手榴彈  前兩次所談的醫生收入,講的比較寬范。大家已經有了個大概的估計。現在談談我所知道的縣級醫院幾個醫生的收入。我平時與縣級醫院的醫生接觸不多,因為進修的醫生多數來自地市級醫院。不過,今年4月底,家父以80高齡、肺功能中度損害接受前列腺手術,住進當地縣級醫院。本來早就要做手術的,但是老頭怕死在上海,說什么也不愿意在上海做。當地的醫生又不敢收,我就請了在當地縣級醫院工作的校友張羅,收進去后請我同學去做電切,效果很好。在請他吃飯的時候,順便請了在那里工作的幾位校友做陪,聊了一下。  我家鄉位于中部,是所謂的魚米之鄉。這在幾十年前代表富庶,而現在卻正好代表貧窮與落后。不過,我看市政建設等設施都還不錯。基本上代表了中部中等地區的水平。我有個同學是內科醫生,在醫院做副院長,不過我回去的時候他正好出差在外,沒有見著。低我一年的一個在做骨科主任,低我兩年的一個在做病理,高中的一個同班同學上的是醫學專科,現在是檢驗科主任。他們三人的職稱現在都是副主任醫師。工資收入大家都差不多,1100多元吧。  在這三人中,混的最好的當然是骨科主任。他住的老丈人的公房(法院系統的),老婆是藥劑科的,沒有文憑。據他說兩人收入在當地算是不錯,患者95%以上是農民,所以大家送錢的很少,幾乎沒有。即使有,也就給個100元左右,算是很大的了。偶爾遇到車禍,車主希望早點給治療好,會給的多點,有三五百元的。不過,農民都很樸實,送臘肉、請去釣魚、大米、香油等等土特產品都有送,還有送雞的。 “東西是吃不完的,你想要就到我宿舍去拿,還有幾壺油”。他調侃了我一句。縣城也有人開始買小車了,他說他還買不起。據他后來私下告訴我,平均下來,一年的收入在2萬多元,三萬不到,在當地不錯。但他愛人就那么一點工資,幾乎沒有什么獎金,科里的頭兒也許有點回扣,但是輪不到他愛人那級別。  做檢驗科主任的那同學,由于沒有考上大學,與我總有點隔閡,所以一直說不上知心話。從來沒有家屬人請他吃飯。所有試劑銷往農村時,價格本身都很低,所以回扣也拿不到。不過,他愛人在銀行,生活還過得不錯。  那個做病理的仁兄最慘。他愛人是護士,兩人在醫院都屬于低階層,紅包、回扣、請吃絕對是奢望。好在每天的病理工作量不大,下面有兩技術員。他每季度(不是每月!)的獎金是300多元,生活得很慘。他弟弟沒有上過大學,也沒有職業,開了個很小的雜貨店。他每周抽2天到省城去進貨,他弟弟照看店子,既解決了弟弟的就業問題,又還能補貼一點家用。他跟我說了好幾次,問我能否幫他在外找個好點的單位。我實在是很矛盾,一是我自己本身混的不好,沒有一官半職,二是他的水平,由于沒有受過很正規的畢業后培訓,怕弄出來之后承擔不起那個責任,所以我一直沒有幫他。他后來也就不再要求我了。對于醫院下層的這種人的生活,局外人一般是無法理解的。  還有一位朋友的愛人,在鄰縣縣城的第三醫院婦產科做主任。醫院有三百多人,其實就相當于鎮衛生院或中心醫院,想請我介紹到好點的醫院去進修。我也順便問了一下她的收入情況。由于她所在醫院上面還有三座大山:縣中心醫院、縣婦幼保健院和縣第二醫院,所以她所在的那醫院效益不好。談到收入,她說,大概一年可以拿個1萬多吧。從穿著上看,我相信她沒有說謊。說缺醫少藥是農村,縣城基本上一不缺醫,二不少藥,但是大家的收入就這狀況。  前年冬,受我表哥之邀,利用在當地省城開會的機會,回家鄉的鎮衛生院去給我那改嫁的舅母做了個中等大小的手術。我本來很不情愿去做,怕當地設備不好,但拗不過當副鄉長的表哥(他們實在是沒有錢到縣城去做手術),我還是去做了。之所以去,是因為我舅舅在我表哥1歲多的時候就去世了,舅母不久改嫁,新家的日子過得也非常艱難。不過我們一直很敬重她,母親說還得感激她在59年的時候,作為新娘子把自己的口糧省出來,給我大哥吃(二哥跟著教小學的母親結果就給餓死了),對我們家是有救命之恩的。手術前洗手時,用的是個生了銹的臉盆,已使我吃驚不已。到了臺上,才發現只有兩把腹腔拉鉤、一個刀片、7把血管鉗、5塊敷料。“真正的”合理化手術:只要隨便掉一件東西到地上,手術就得完蛋。我嫌器械太少,院長說,不夠用的話,還有一個產包(平時只做闌尾切除和剖宮產)。所以跟我做助手的院長,不斷提醒我“教授小心,教授小心,別掉了,別掉了”,搞得我哭笑不得,冷汗直冒。手術后,我跟院長聊天,才得知在這近5萬多人口的鎮里,就這么一個衛生院。最高檔的儀器是一臺在省城里早該淘汰的B超,我看了一下,真正的雪花飄飄。還有一臺X線機。衛生院全年的毛收入連同下撥的財政撥款,加起來一共是130多萬,要養活50多人。我本想問下他們的收入,但是一聽到這里,我就打住了:絕對比農民少!病房里空蕩蕩,床已經很老,被單基本上都是破的,護士們有點無精打采。手術雖然很成功,但回到上海后,我還是后怕不已。所以說,中國的醫生收入,如果不加上定語,說是那一級的,對多數人來說,是絕對不公平的。  不久前,家鄉政府住滬辦事處主任請在滬的家鄉人吃飯,我有幸被邀請,他告訴我,現在家鄉(縣級市)有100萬人口,曾經有3家公司在滬深股市上市(不過有一家被ST,一家被別人做了大股東,還有一家效益好得不得了!),去年的財政收入有8個億,市里留下來的也有2億多,在內地屬于比較好的那種。周圍的兩縣級市,一個M市的財政收入也有7。8億,但有160萬人口;另一個T市有120萬人口,卻只有 4.2億的財政收入。他告訴我,縣城里最好的單位就是市中學(當地最好的中學),老師人均收入大約是每月3000元,接下來是市中心醫院(當地最好的醫院),人均大約是2000-3000元,一般單位和公務員都只有1000-1500元了。聽到這里,我感到深深的悲哀,因為在一個財政狀況這么好的縣級市里,醫生的收入與老師的差別還這么大(當然我也贊成老師應該高點),這只說明政府和我們大家還一直沒有把改善自己的衛生狀況放在第一位。人的命在政府的工作日程上還排不上號。沒有錢時如此,有錢時還是如此!(老師的收入高主要是因為大家都要過高考的獨木橋而已,他后來解釋到)。  附一:  昨天晚上與一個新到上海市普陀區人民醫院(原紡織三院)的醫生吃飯,說他所在科室(五官科之一)的醫生們,每天都帶飯到科室吃(我院護士還是有不少帶飯的,但是醫生幾乎沒有了),獎金才300多元(在上海生活應該是辛苦的了)。不過我沒有與這個醫院的醫生直接接觸,算是聽到的吧。  附二:前一文說20-50萬這一檔的人,全國有數萬人之多,恐怕不實。后來與朋友計算了一下,從全國的醫院有6000多所,但地市級以上的好醫院并不是很多這個基本點出發,計算三甲(北京最多,雖然有60多所,但多數三甲并非名實相符,真正好的也就10多所;廣東次之,有近20所;上海有13所,加上東方醫院、普陀區中心醫院、長寧區中心醫院、閔行區中心醫院、楊浦區中心醫院和松江區中心醫院這幾所好的中心醫院,也才近20所;而其余省市一般不超過5所。有些部隊、廠礦企業的所謂三甲,無論從水平、患者群,還是收入上看,都與地方的二級醫院差不多)中有可能拿到20萬-50萬的人,估計這數字應該在1萬左右,所以這里更正為數千人似乎更好一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